夜色资讯 民间故事: 铁拐李除三怪
你的位置:夜色资讯 > 热门资讯 >

民间故事: 铁拐李除三怪

发布日期:2022-09-11 18:22    点击次数:58

民间故事: 铁拐李除三怪

长江边有个天治镇,东面紧挨一烟波浩淼的大湖,因湖边的山上产磁石,故称此湖为磁湖。

磁湖水光山色掩映,征象十分秀逸。但满足虽好,匹夫却很难堪。因为湖里有乌龙怪、鲇鱼精,湖边有个富翁黄重礼。

当地老匹夫以种田、打鱼为生。可乌龙怪、鲇鱼精频繁呼风唤雨,翻船吃人,富翁黄重礼抢占湖面和郊野,对老匹夫厚利盘剥。有这三怪为害,匹夫的日子真实苦不可言。

一年冬天,磁湖边胜阳港村的村民,请来月亮山飞云观的老道贾清风降伏魔鬼。法坛上,贾清风头戴鱼尾道冠,身穿杏黄色道袍,左手拿佛尘,右手持剑。他踏起天摆步,左一步,右一步,扬扬自得地念着咒。一边侍立的是他的门徒张好,手托天书、朱符,低头不语。

贾清风在法坛上乱舞一阵,遽然大喝一声,眼瞪得与铜铃一般,“呼”地一下,把宝剑飞进湖里,他疾步走到供桌前,提起朱符画了几道,用口一吹,朱符便飘向湖中,贾老道演练完后,在蒲团上坐下,口中络续念念有词。

法坛下的村民们看不出是以然,柔声耳语道:“贾老道真有无所畏惧的圭臬?他会不会像前次那梵衲一样,把命送掉。”

支配的人说:“他亲口保证,说如果降不了妖精,酬金分文不要。唉,好赖是根救命的稻草啊!”

世人正言语间,湖上遽然刮起大风,刚才还坦然的湖水像开锅一样翻滚起来。

世人大惊失容,有人叫道:“不好了,妖精来了!”

人们蹙悚地四散驰驱,贾老道睁开眼唤道:“你们莫慌,我请的神将正与鲇鱼精斗法,等会儿自有分晓,我保你们无事。”

再看,湖面涌起层层巨浪,天边的乌云似乎要压到湖面。

“霹雷隆”天际一声炸雷,聚起的乌云骤然分开,世人愕然:深冬哪来的雷声?贾老道猛然站起身,用手拓荒湖面叫道:“住!住!住!”说也奇怪,刚才还翻滚的湖水竟一下止住了。

贾老道知足地拈着山羊髯毛道:“各位,湖中的魔鬼已被我斩杀,就在湖中央。韩老翁儿,你年岁最长,快驾船把魔鬼尸身拉转头,望望我的手艺如何。”

被叫做韩老翁的一个小个子老翁儿躬身道:“贾道长法术高强,我与全村的人都感谢你,但我是一个庸人俗子,要是魔鬼没死……”

贾老道摆摆手道:“不必怕,我画道灵符贴在你背上,管你万无一失。”

韩老翁儿领了一道朱符,与两个壮汉一齐荡舟来到湖心,居然见一把宝剑挑着一道朱符插在一条大鲶鱼身上,这条鲇鱼足有丈把长。老翁儿和两个汉子都看得魂飞天际,费好大功夫才把鲇鱼拖到岸边。

岸边的村民纷纭拿来刀斧,把鲇鱼砍成肉泥烂酱,以发泄胸中的愤根。

韩老翁儿把背上的符还给贾老道,问他:“贾道长,你请的是什么神将,好有用!”

贾老道从桌子里抽出一幅卷轴,张开来,上头画的是个黑头黑脸的神将,一张阔口,五缕长髯,头戴紫王冠,上嵌五星,身被皂罗袍,左手拿一面七星旗,右手托着一条九节鞭,那凶神恶煞的方式使人碎心裂胆。

贾老道呼唤正剁鲇鱼的人道:“喂,你们听着,神将有话要说,我要请神将了!”世人一时罢手了动作,聚到法坛下。

贾老道把那神将画像铺在供桌上,然后把一道符烧成灰,撒进一碗水中,叮属身旁的门徒喝下去。门徒张好一饮而尽,顿时两眼翻向,口吐向沫,先在台上载歌且舞地转周,又遽然一下立定,指着世人喝道:“我来也!尔等还不下跪,我乃上天差下凡的神将,神通纷乱,从此保胜港村岁岁吉利,人寿年丰。但每年必须以两个孩童祭我,否则的话……嘿!哪来的老花子敢如斯古怪,还不跪下!”

低头下跪的村民中有胆大的往后一瞧,见一个身体无垠的跛子叫花子竟没跪下,而是笑嘻嘻地望着被神将附体的张好,此时听到张好说他,老花子一瘸一拐地竟蹦上法坛,踢踢下跪的老道笑道:“老道,你请的神将火气这样大,你也无论管。”

贾老道直起身狠狠地推开叫花子骂道:“臭要饭的!你来找死!快滚下去跪下!”

老花子不但不退,反而凑到张好跟前说道:“神将即是除妖,也要吃人?莫非你就是魔鬼,来来来,我裁撤你这魔鬼!”

张好一脸悍戾之色,猛地夺过老花子手中的木拐,狠砸在他头上。

老花子捂头呐喊:“呀,打逝者了!”

底下的村民被吓得不知所措,等他们醒过神儿,老花子如故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,贾老道踢了老花子一脚道:“谁冒犯神威,只此下场。将军大人,你还有什么话叮属?”

张好吼道:“照我的话办。如果谁敢违抗,叫他必遇害祸!”说完,张好满身瘫软地倒下了。

贾老道向前扶住,顺遂给他吃了几粒丹药,回头高唤:“你们快叩头送神!”我方也跪下,向天际叩头三下。

送完神,张好徐徐睁眼醒转过来,坐在一边。

贾老道指着躺在地上的老花子道:“来几个人,送这家伙进湖喂鱼!”

韩老儿走到老花子身边,摸摸心口冰凉的,老翁子对贾老道说:“道长,把他抬到乱葬岗子埋了,留个全尸吧!”

贾老道眉头紧皱,怒道:“什么?他又不与你沾亲带故,你轸恤他有何用,快快去喂鱼,少哆嗦!”

“对!丢去喂鱼,谁叫他假痴假呆,惹神将不悦!”

人群中有人高喊,此人生得非常胖大,脑袋上长块青斑,穿件狐裘袍子,他就是当地的大富翁黄重礼。世人厌恶地望着方法活现的黄重礼,谁也没动。

黄重礼见世人毫无响应,喊道:“黄仁,黄义,快将那老花子扔进湖里去,快!”

人群中蹦出两个干瘦的黄家奴仆,边搭理边抬叫花子上船,划到湖中心“扑通”一声将人扔进湖里。

荡舟来往时,黄义对黄仁说:“仁哥,这要饭的好像没死,我扔他时,他如何冲我直笑?”

“义弟,许是你目眩了。老花子身上冰凉的,就是贤良也难医,你宽心吧!”

村民们对此事窝囊为力,惟有摇头慨气的份儿。

法坛散后,贾老道收酬金回观去了。

世人谈论道:“每年一双孩童祭祀,与鲇鱼精、乌龙作怪时有什么两样!真实前门赶狼,后门进虎,你不敬他还不行,他比鲇鱼精还狠啊!”世人谈论纷繁,愤愤地各自回家安歇。

入夜,天上扬扬洒洒地下着雪,比及天亮,地上的雪积有半尺深。村南,黄重礼的庄院一派沉寂,黄重礼吃过早饭,靠着火炉边剔牙,他喊过黄义道:“你和账房先生去收钱,催穷鬼们还债。韩老翁儿欠得八成不少,他 要再还不起,就把他儿子抓来抵债。”

黄义哈着腰连连说道:“一切听老爷的叮属。”随后,唤来账房先生一同去收债。

黄义走在前边,去开大院的朱漆 大门,刚开一半,又把脑袋缩了转头,吓得脸色惨白,呐喊:“不好了!叫花……湖里……吓死我了!”

账房先生崔坤收拢他问道:“什么老花子,湖里是如何回事?”

黄义好容易定下神来,说是他扔进湖里的老花子又转头 了,一定是冤魂不散,来找他清算的。

他心过剩悸地说:“难怪他对我一 笑,原本是死讨钱啊!”

崔坤不以为然地说:“大白天哪有什么鬼!那班穷鬼我见得多了,怕他作什么?”

他探头向外一望,院门外石狮子座子底下居然睡个叫花子,衣衫褴褛。 满头乱发的脑袋枕在一个紫皮大葫芦上,支配搁支木拐。天气很冷,但叫花子却鼾声连天,身上直冒热气,身边的积雪化成水四处流淌。

崔坤看到这里,鼻子哼了一声,从门背后拉出黄义道:“他明明 是个人,还冒热气呢,如何是鬼。走! 快点去收债。”

黄义只好硬着头皮跟崔坤走进村里。等黄义、崔坤走后,那老花子翻身坐起,仰头打个哈欠, 自言自语道:“好觉,好觉,我也要去事业了!” 说完直起身,背上紫皮葫芦,一颠一跛地向村中走去。他是谁? 他就是八仙之一的李玄,又称铁拐 李。

铁拐李走未几时,老道贾清风来打听黄重礼,他是为神将修庙的事而来。这个神将其实就是鲇鱼精,他吃大人吃腻了,想吃孩童换个口味,于是与飞云观的贾老道筹商如何弄神弄鬼,迷惑匹夫,才献技贾老道“飞剑斩妖”的丑剧。

传说贾老道来访,黄重礼躬行宽饶, 二人联袂走进正厅落座,贾老道讲解来意,黄重礼边品茶边道:“若要愚民们盲从,道长须显出些法力来,使他们心折口服。”

贾老道点头说:“员外说得有理,不外我只会画朱符念咒,信得过的圭臬却莫得。”

黄重礼笑道:“先生不要过谦,你飞剑斩妖手艺就很高强,如何说莫得信得过圭臬呢?”

贾清风望望支配无人,压低嗓子道:“你以为我杀的是鲇鱼精,非也! 仅仅条正常的大鱼落幕,我请的神将才是鲇鱼精。鲇大法律讲解注解术高强,有五千年道行。 我这次即是受他之托,来筹商修庙之事,事情若办成,你我都有克己,此事员外要格外守密呀!”

黄重礼先被这番话惊呆了,后移动一想,咫尺是一伙儿了,还怕什么?于是二 人酷好勃勃地商榷如何使匹夫们入彀。

近晌午,讨帐的崔坤、黄义转头交差,黄重礼问道:“崔坤,韩老翁儿的债还了吗? 我不是叮属你,他若不还,便拿他儿子抵债,他儿子人呢?”

崔坤答道:“老爷,他儿子没带来,仅仅他一个仆人愿来抵债。”

黄重礼气道:“瞎掰,他还买得起奴仆? 在那里?快带上来!”

崔坤对厅外喊到:“李玄,进来!”

“咚,咚咚,”一阵拐柱地声,一个跛子慢悠悠地走了进来。

再细看,恰是那被扔进湖里的叫花子。 黄重礼吓得一 哆嗦,狠狠踹了崔坤一脚道:“你,你, 如何把死鬼带进我家来,快叫他滚,快!”

贾老道指着来人道:“哪来的冤魂孽鬼,敢白天现形,再不滚,看你家仙师的手艺!”

黄义抢上一步走到黄重礼眼前讲解注解道:“老爷,他不是鬼,倒是位贤良呢!”

黄重礼怒道:“贤良个个齿白唇红,方面大耳,满身锦绣,哪似 这穷鬼,你们敢坏我的善事,这月工钱想要吗?”

崔坤揉着腿陪笑道:“老爷,我们并不说谎,我们到韩老翁儿家,本来是想拉他儿子抵债,这跛子说韩老翁儿对他有恩,愿代韩巧儿抵债。 先前我们也不想要他,他在我们眼前扮演了一套仙术,我们才……"

“哼!一副穷酸相,有什么仙术?”贾老道嗤之以鼻。

他咫尺折服此人不是鬼,老道自负地拍拍那人的肩头道:“仙术可不是吹出来的,你骗他人不错,可骗不了我。”

铁拐李嘻嘻笑道:“老道,我被扔进湖后,乌龙怪、鲇鱼精请我去吃酒。你想想,我若莫得仙术,如何能被他们请呢?”

“放屁!鲇鱼扎眼明被我斩杀,你是讥笑于我!”

“不敢,我说错了,我是与乌龙怪,神将一齐喝……”

“更是放屁,你这……”贾老道气不打一处来, 黄重礼拉住贾老道,摸着腮帮子说道:“道长不要与他一般眼力,跛子,你既有法术就扮演给我看,如果骗我,严防我打断你的另一条狗腿。”

铁拐李扭身坐在黄重礼的椅子上,笑道:“你真实肉眼庸人,那好,我来发挥发挥我的点金术。”

黄义插嘴道:“点金术?点什么金?”

铁拐李从紫葫芦里倒出个绿豆大小的黑药丸,捏在手上道:“我这点金术是从混元老祖那儿学的,能点银成金。”

黄重礼一听这话,忙叮属黄义去后配房拿银子和试金石。

黄义拿来一块三两重的银子,黄重礼骂道:“你这榆木脑袋,不会拿大小数儿的吗? 他若会变就多变点儿。”

铁拐李摆手道:“拿大的没用,这丹药只能点这样小数儿。”

他把手中的丹药抹在银子上,又在桌子上敲打一下,银白色遽然褪去,代之的是金光闪闪的热诚。黄重礼一把抢过来,在手中预计预计,又放进嘴里咬一咬,欢乐到手直哆嗦,他叫黄义拿过试金石,试事后呐喊:“是真金,是真金,小三儿,快给活贤良献茶。你们俩个,还不给活贤良陪罪。”黄义,崔坤忙叩头陪罪。

铁拐李摸着胡子大笑道:“算了,我不怪你们,黄员外,我看,茶倒不必,有酒吗?”

黄重礼连连点头道:“好,好,快去拿酒,你们俩个退下。贤良爷,你能不行再给我点几块?”

铁拐李不言语,而是端着酒慢慢悠悠地喝,黄重礼在一旁急得眼里直冒火。

半晌,铁拐李放下酒碗,一抹嘴叹道:“唉,提不得,我的点金丹炼了十年,好贫穷易炼出了九九八十一粒,却被我一个不争脸的门徒偷去。点成金后去买肥土,大宅子,做起大富翁来。我去讨,反该他赶打出来,我的腿就是被他打折的,我咫尺就是要找个人与他合炼金丹,才智……”

黄重礼忙拉住铁拐李的手道:“贤良爷,我与你合炼,所需用度我全包下。铁拐李一指酒碗,黄重礼会意,喊道:“小三儿,再去拿酒来,哦,要窖里的陈酿!”

铁拐李解下葫芦道:“干脆用此壶装满,我若喝醉了,你可千万不要把我再扔进湖里。”

黄重礼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趴在地上就给铁拐李叩响头,铁拐李呢,背靠太师椅,美美地受用一番,黄重礼连叩五个头,见铁拐李还无扶的道理,便喊道:“小人给活贤良爷陪罪,还望贤良爷原宥。”

铁拐李道:“好,认真你一派诚意,点金丹就与你合炼。”

一席话,把黄重礼喜到行为都不知如何放好,他忙命仆人摆酒宽饶。他们说得扯后腿,却萧索了一旁的贾清风,他一甩袖子,败兴儿地溜掉了。

贾老道回到飞云观越想越不合劲儿,思量道:此人来头儿不小,也许不利于我与鲇大王,待我找大王筹商筹商后再做策画。老道紧一紧腰间鲇鱼精赠的分水犀角带,又回到湖边,见支配无人便顺利步入水中,走到鲇鱼精的宫殿前,这座大殿名叫灵宝殿。因殿中戴有王母娘娘的异宝赤玄珠而得名。

大殿静静的,殿中的夜明珠来往摆曳,把灵宝殿照得通亮。守门的蛤蟆精见是贾清风,连忙将他让进殿中,老道见大殿空无一人,便问道:“鲇大王在那里?”

蛤蟆精鼓着腮帮子道:“鲇大王赴江龙王的琼佳饮宴去了,今天不会转头,道长是否见见二大王?”

贾清风点头道:“也好!”

便随蛤蟆精进了偏殿,乌龙怪正趴在桌子上打盹,老道轻声去唤乌龙怪,他埋头不耐性道:“什么事?搅老子睡眠。”

贾老道又推推他道:“二大王,是我,贾清风,有事要与你筹商。”

乌龙怪直起背,伸个懒腰。老道望了望乌龙怪脸上,热门资讯不禁大吃一惊,他脸上肿起半边,一只眼眯成了一条缝,睁不开,老道问道:“二大王,你这脸上……”

乌龙怪狠狠地一拍桌子嚷道:“老子真不舒坦,昨天听见湖里一个老花子呼救,想必是蜕化落水的,我想剜下他的心下酒,没预想我用爪一抓,抓个空,背后挨了一记棍子,等我回头,脑袋上又吃了一棍,好一顿打,揍得晕倒头转向。要是我找到他,非剥下他的皮不可!”

贾清风道:“大王莫急,我已默契此人在那里。”

乌龙怪圆睁牛眼,迫不足待地问:“他在那里?老子非要会会他。”

贾清风道:“此人叫李玄,是个跛子,法力非常不小……”

贾清风还未说完,乌龙怪起来挟住贾清风便腾空飞起,口中道:“你带我去,他在那里?我今天要与他分个高下!”

贾清风在空中骇得魂飞天际,赶忙把铁拐李的住处指给乌龙怪看,乌龙怪仔细用眼望去,发现黄家大院朝南的客房中有个叫花子横躺在床上,仿佛睡得正香,他问贾老道:“是他吗?”

贾清风道:“大王,我是肉眼庸人,透不外窗纸去瞧,你只须看到一个紫葫芦、一只拐,便确定 是他。”

乌龙怪看得分明,没错,就是他! 他把贾老道放在宅子的墙根儿下,又飞到空中,现出原身。

一只三眼独角的怪龙,满身铁甲,金刚瞋目地向铁拐李扑去,他的铁爪倏得间抓破房脊,把那水缸般大的头伸进屋内,瞅准铁拐李咬去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人没咬住,倒把桌子咬下泰半边。

乌龙怪吐出满嘴的木屑子,气得发疯。他头尾乱摆,把所有这个词这个词儿东配房都扫塌了。折腾了转眼,忽听头上有人在喊:“怪龙, 快上来见你家贤良爷爷。”

乌龙 怪翻起怪眼,瞅见云头之上,铁拐李正端着葫芦喝酒呢,他窜上云头张大嘴向铁拐李扑来。铁拐李哈哈一笑,口中吐出一颗白珠,乌龙怪避让不足, 被白珠打到肩上,火星四溅, 他痛得惨嚎一声掉入湖里。铁拐李收回白珠,仍飞回黄重礼家。

墙根儿下的贾老道看得真透露切,心惊惊怖。 他赶紧回到灵宝殿,探视乌龙怪的伤情。乌龙怪正躺在床上呻吟,左肩血肉轻便,臆测伤得不轻。

贾老道小声说道:“大王,你伤得如何?”

乌龙怪有气无力地叹道: “先生之言居然,我治不了他,看来得另想目标。 ”

贾清风低头沉思少顷,遽然眼睛一亮,凑到乌龙怪耳边道:“何不必迷魂散毒死他呢,即使毒不死,也损去他四千年的道行。到当时刻,再找他报仇不迟。”

乌龙怪赞道:“好计,好计!”立即从死后摸出个白玉瓶递与贾老道,知足地笑道:“老弟,这可全靠你了。”

贾清风毕恭毕敬地接过来说:“大王宽心,我一定将事办成。

第三天早上,黄重礼大摆酒菜,说是庆贺铁拐李斗败乌龙怪,其实他早与贾清风串通,想毒死铁拐李。

酒菜初始,铁拐李一上桌就不客气,双手支配开弓,大啃大嚼。贾清风心里骂道:“馋鬼,待会儿叫你好受。”

只所见桌那边,铁拐李边吃还边劝全球:“快吃,快吃,不要客气,我不怕他人骂我馋鬼,也不怕吃坏肚子不好受,喂,快上酒!”

贾老道心里奇怪,忖道:怪哉,他好像是对我说的,莫非他默契我的心情?如故快下手为好。

他对一边待立的黄义使个眼色道:“上酒,要上好酒。”

黄义会意,此话是他们下毒的暗号。他给铁拐李斟上满满一碗鸩酒,趁他不提神,速即地换上一模一样的酒壶给黄重礼和贾清风也斟满。

黄重礼起身先向铁拐李敬酒,铁拐李好贫穷易把满嘴的肉咽下去,端起酒碗就往嘴里灌,黄重礼与贾清风两眼直直地瞅定铁拐李,或许他漏出一滴酒来,没预想铁拐李把酒碗刚凑到唇边,又放下了。

黄重礼心说:“不好!”脸上挤出一点笑,问道:“李贤良,您如何不喝?”

铁拐李浩叹道:“唉!看着你这红红的酒,就想起我门徒,千不该、万不该,在酒里下药,把我迷倒后盗走点金丹,鬼东西,我一定要找他清算!”

黄重礼与贾清风对望一眼,骇得心口狂跳,贾老道假装稳定地劝道:“本日应该欢乐才是,莫要自寻纳闷,来,快喝完这杯酒。”

铁拐李二次举起碗道:“好!今天来个一醉方休!”说完仰脖“咕嘟”“咕嘟”地喝干满满一碗,把碗叭地一放,叫道:“斟酒!”

就这样,铁拐李连喝三四碗,贾老道、黄重礼在一旁看到还无动静,真实惊惶无措。他们拼集喝下我方的酒,顿时感到脑袋发昏,胸口闷胀。二人相沿不住,只好告退。

铁拐李嘿嘿笑道:“二位既然肉体不适,这桌酒肉我就替你们吃吧,不客气了。”

其实,铁拐李早知酒中有毒,终点用个小法术,把毒药搬到另一壶中。迷魂散虽是毒药,但不是立即就死。这酒能使普通儒失去人道,造成畜性;能使贤良消去几千年的道行,变得与普通儒无异。贾老道、黄重礼没预想害人未成,反害了我方,二人从此卧床不起,奄奄待毙。

这一天,铁拐李到湖边施银施助贫民,铁拐李哪来的银子?全是黄重礼交给他炼金用的。他看到赏重礼满身浮肿,命在夙夜的方式,不觉可笑,索性把银子全分给了贫民。

这时,湖面上遽然刮起大风, 掀翻层层巨浪,风波中猛地冲出一股水柱,水柱落下之处,空中现出两个魔鬼。不必问,来的是鲇鱼精和乌龙怪,他们在灵宝殿中得知毒计未顺利,便躬行来寻仇。

乌龙怪一眼望见岸上的铁拐李,嚷道:“年老,就是他!”

鲇鱼精手抚五缕黄髯,狞笑道:“铁拐李,我当你是什么了不起的贤良,原本是个废人,凭你也敢与我作对,真实胆大如斗!”

“呸!鲇鱼精,你伤害生灵多数有道是:天作孽,犹可活,自作孽,捱不外。今天,你的报应到了!”

“哈!哈哈!好不识羞的狂徒,看老子的手艺。”说完,嘴一张, 一道黑烟挟着色泽四射、 鲜红驻扎的赤玄珠向铁拐李当面打来,铁拐李绝不示弱,喷出一粒白珠——他的金丹,抵住赤玄珠,两珠相碰,声如雷鸣。

鲇鱼精,铁拐李各运真功,天 空中的白光与红光斗在一齐,约模三个时辰, 红光已把白光罩住,犹如一块冰置于一盆炭火中相仿,白光缓缓松开,铁拐李已以为相称繁重,眼看就要相沿不住了。

“当,当,当”阵阵钟声从天际传来,刚才还处于弱势的白光遽然暴涨,反把红光压了下去。 村民侧耳细听,这钟声是由西边传来的,声息虽不大,听起来明晰、美妙,鲇鱼精听到钟声后顿感头昏脑胀,满身乏力。

白光狠狠地压下去,乌龙怪呐喊:“年老! 快逃!”

鲇鱼精阔口猛吸,把赤玄珠吞进肚里,翻身钻入湖中。远方的村民纷纭围扰过来,齐声赞铁拐李法术高,铁拐李摇头道:“鲇鱼精有五千年道行,除它不易, 幸而那阵钟声将它击 退。”

人丛中的韩老翁儿不明地问:“恩人,鲇鱼精不是已除了吗?刚才分明是神将。”

铁拐李把木拐柱得山响,怒声道:“哪有神将吃生手血食的?你们都被羽士骗了!”

铁拐李想了想,说:“你们可知钟声从何处传到这里的?”

世人思村半天,一人道:“东方山弘化寺里有口大钟,这方圆百里再莫得其它的钟了,不外弘化寺久已落索,可能……”村民的话未完,铁拐李早已驾云而起,直奔东方山而去。

东方山上一派深冬风景,白雪隐秘着静穆的大山。山顶上,是一座破残的古刹。

铁拐李降下云头,推开两扇“呀呀”作响的山门, 便见一个中年僧人坐在正殿的台阶上补缀破纳,他向前拱手道: “内行傅,请教刚才是你敲钟吗?”

梵衲抬起初,险阻端相铁拐李,然后道:“不是,是我师父敲的,他在内部相侯。”说完,低头又一针一针地补破纳。

殿中灰尘堆积,佛像颓残不 全,横三顺四地堆在莲台上。在殿中稍亮的场所,一个老梵衲盘坐在地上编竹篓,铁拐李来到他眼前一揖到地,谢道: “多谢内行救命之恩!请教大效法号如何称号?”

老梵衲放下竹篓,慌忙站起来合掌回礼道:“原本是凝阳真人 何须如斯得体,我乃智印是也。”

“哦,您是神僧智印禅师,神师佛法精美,神通纷乱,您钟声退魔,救了我,也救了匹夫。 咫尺鲇鱼精仍在湖中,不知禅师有何法除他?”

智印提起地上的竹篓,笑道: “竹篓虽小,却可装山装海,你只须念动咒语往水中一兜,二怪当然被擒,你把他俩提来,凭我发落。”

铁拐李接过竹篓道: “竹篓好是好,只能惜莫得盖子。”

“哦,你看,我把这样贫穷的物件都忘掉了,真实详细。”二人不禁相视大笑。

湖边,铁拐李念动咒语,把竹篓摁进水里,来往一兜,速即速即地盖紧篓盖,他俯耳贴在篓上,只听内部有人痛骂:“他妈的,什么玩意儿敢装老子,来,我二人协力捅破它。”

内部扑腾了一阵子,一个哭丧腔道:“年老,不行啊,如何办?”

铁拐李敲敲篓盖道:“二魔鬼,莫要任意,如故任天由命吧!”

篓中的鲇鱼精仍是叫骂束缚,铁拐李可无论他乱叫谩骂,提篓直奔弘化寺,按下云头后,他把竹篓唾手放在殿外,乐陶陶地唤道:“内行,二孽障给收拢了。”

智印内行满面春风地走出来,笑道:“好,好,快到里边一述。”

二人说谈笑笑地刚在殿中坐定,阿谁补破纳的梵衲热诚暴躁地跑进来呐喊:“师父,他们逃了!您白叟家快来。”

智印飞步奔出殿外,望见天际中两道黑气一东一西地飞窜,禅师抬手向东一指,一道金光挟着雷声把黑气震得栽下去;再望西边,黑气已隐藏无踪,禅师微叹道:“法悟,你知罪吗?”

法悟合掌低头道:“弟子只以为是谁的鱼篓,要去放生,灵通盖,魔鬼便逃遁了。弟子知罪。”

相遇解上的竹篓,已被二怪逃遁时踩烂了。

铁拐李拾起竹篓叹道:“唉,这回又要费一翻功夫了。”

智印禅师道:“合该鲇鱼精劫运未到,乌龙怪已被贫僧的神雷震死,跌在山中,我们去望望。”

三人驾云来到一处峻岭,俯瞰山中,山的晨曦处,大片积雪不翼而飞,一块巨大的黑石平躺在地上,极似乌龙的尾巴,方知乌龙怪在此栽进土壤深处。

铁拐李叩着石头说:“好像是铁矿石。”

智印笑道:“恰是,我还要用此石炼一宝助你除妖。”

铁拐李喜道:“多谢禅师,不知禅师要炼个什么宝?”

智印指着铁拐李的木拐道:“我就给你铸一支铁拐吧,法悟,这支拐由你来铸,炼上七七四十九天,好以功补过,你服吗?”

法悟道:“弟子高兴,铸拐之事,师父尽管宽心。”

铁拐李诙谐地说:“内行,等你炼好铁拐,我葫芦里的丹药由你要。”

智印抚髯道:“你的药,连你的脚都治不好,与我何用?”三人捧腹大笑,速即驾云飞回弘化寺。

自后,这座山因是乌龙怪化成一条大铁脉,以产铁有名,是以被后人叫做铁山。

四十九天很快昔时了,天气变暖,东方山上已是春光渐露。

铁拐李挂铁拐回到湖边,老匹夫围上来问这问那,铁拐李问道:“鲇鱼精还在湖中作怪吗?”

老匹夫答道:“自从前次他被抓去后,不知如何回到湖里,日日掀翻大风大浪,我们都不敢下湖,还望恩公一定除掉他!”

铁拐李敌视地说:“孽畜,竟越发任意,这回一定不行饶他。”

铁拐李叫世人退后,他边念咒边把手中的铁拐掷向湖心。只见铁拐化作一道乌光,直冲入水中。转眼,乌光逼出一道黑气,在半空中不停地缠斗。铁拐李用手一招,乌光飞回仍收复成铁。

再看半空中,黑烟化成了鲇鱼精,他跳脚痛骂:“好个李跛子,串通智印贼秃与我为难,老子今天与你拼了!”

他故技重施,口吐红珠,要取铁拐李人命,铁拐李冷笑一声,铁拐化作乌光迎上去。

“霹雷隆”,天际中发出卓尔不群的声响,红珠被击得离散,顿时化作万朵流萤飞散,一闪而灭。鲇鱼精张惶之余稍一分心,脚被铁拐击中,铁拐李招来五个神将蜂拥而至,用蛟筋把他捆个结子。此时的鲇鱼精气焰全消,折腰不语。

村民们走过来想看个究竟,此时铁拐李便把贾老道假称斩妖,实则是与鲇鱼精串通骗得生手血食,并与黄重礼一同联想骗村民们出钱修庙之事合盘托出。

村民们越听越敌视,韩老翁儿大呼:“走,找黄富翁、贾老道清算去。”村民们一齐冲向黄重礼的大院。

“嗷,嗷嗷”一阵猪嚎传来,铁拐李回头看去,原本是村民们从黄家大院追逐着一只大猪朝这边跑来。铁拐李睁开慧目仔细一瞧,便默契这猪就是吃迷魂汤的黄重礼所化,不禁念道;“真实善恶有报,时辰未到啊!”

此时,铁拐李忽觉死后有异响,回头看时,只见一道黑烟向湖上飞逃,铁拐李默契是那鲇鱼精要溜,便大喝一声:“看拐!”手中铁拐飞掷而出,黑烟顺利坠入湖中,激起冲天的水柱,水柱落下震得巨浪飞溅,白沫连天, 比及大浪坦然后,一座石岛兀立 起来,恰似一条大鲇鱼,后人把它称为鲇鱼墩。

铁拐李收回铁拐,松了语气。 追猪的村民络续转头,铁拐李迎上行止走在前边的韩老翁儿问道:“韩大爷,追上莫得?”

韩老翁儿大笑道:“虽然追上 了,那猪跑上狮子山已造成头石猪,卧在草里, 我想那真实天报应。”

铁拐李 又问:“你确定是黄重礼变得?”

一旁几个后生村民七嘴八舌纯碎:“黄老怪左额有块青斑,石猪左额不异有。 ”

铁拐李浅笑点头道:“黄重礼是如斯下场,贾老道更不用说,他早已化成一滩脓血。除怪之事多亏东方山智印禅师匡助,你们不错量力捐些银子替他修好寺庙,答复他的除怪之恩。”

说罢,铁拐李刚要迈步,被拥上来的村民齐齐拉住,有的说:“贤良爷,多住几天吧!”

有的含泪道:“李贤良,我们永不忘你的大恩大德。”

铁拐李使了个移形的法术,从人群中挣脱出来,头也不回地从湖面踏波而去。

岸上,村民们齐刷刷地跪下, 望着铁拐李且歌且走,向东而行。



友情链接:

TOP